疯狂的比特币:黑客乌托邦与现实失乐园

b6cbf6f78b

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网络世界的黑客们就一直梦想超越传统的国别差异、地理限制、社会制度,创建一个信息自由、开放与大同的虚拟世界“乌托邦”。

  电子邮件跨越了传统的地理界限,谷歌搜索实现了信息的自由流动,Facebook让世界成为一个社交村落,移动互联网让沟通无所不在。这些互联网技术的创新颠覆了传统意义上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交互方式,也给社会与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推动。

  但相对于其他领域来说,金融领域“通天塔”的打造进度就显得格外滞后。货币依然由各国央行发行,金融服务依然受到严格的监管,跨国贸易与资金流动也需要遵照复杂的汇率变化与外汇结算。从本质上说,这个世界的金融秩序依然掌握在那些穿着西装的老家伙和犹太人手中。

  信奉电脑改变世界的黑客们期望有一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虚拟货币,可以超越现实生活中的各国金融体系,不遵从任何一个国家或是机构的监管,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完全自由的流通。新时代的货币是虚拟的,只存在于电脑网络,但又可以在现实中进行交易和兑换。

  金融乌托邦

  这就是比特币的诞生根源。从本质上说,比特币是黑客们打造虚拟“理想国”金融体系的必经之路。没有比特币,也会有其他虚拟货币。实际上,黑客们创造的虚拟货币并不只有比特币,还有LiteCoin、FreiCoin、Ripple等诸多类型。它们或基于比特币的协议,或是自成体系。而腾讯、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发行的虚拟货币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比特币不是最早的虚拟货币,但却是目前影响力最大、最为广泛接受的币种;在比特币的普及过程中,既有黑客们打造金融乌托邦的单纯理想,更有大量投机人士在贪婪驱动下的疯狂炒作,更因为其隐秘特性而被犯罪分子用作网络不法交易的最佳工具。

  比特币起源于2009年,是一种P2P(Person to Person,个人对个人)的线上金融网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特币网络是一种无组织的Visa或者PayPal,一种无政府的跨国支付体系。这个网络是不属于任何政府或者金融机构的,只是一个由散布在全球的计算机创建出来的电脑网络。

  和现实的国际金融体系用美元做基准货币一样,比特币网络这种虚拟金融体系也有自己的货币,这就是常规意义上的、现在被热炒的比特币。2008年,一个化名“Satoshi Nakamoto”(国内译为:中本聪)的人在网络论坛上构思并创建了比特币的造币原理——计算机运行特殊的比特币软件,贡献出CPU性能进行运算,而后从网络获得奖赏“比特币”,这个过程又称为“挖矿”。

  而按照中本聪等人制定的游戏规则,比特币的总数将是固定的2100万枚。因此,这也是比特币的第二大特征——一个通货紧缩的货币。看起来,比特币不会像其他现实货币那样因为央行大量印钞而数量泛滥,而因为数量有限会永远保值。任何通过挖矿和购买拥有比特币的人,似乎都不会损失,因为在比特币之前,任何金融服务或是机构都需要受到相应国家与监管机构的严格限制,面临着美联储等各国央行的准入管理,与现有的商业银行进行合作。但比特币却完全不需要受到这些常规意义的限制,这是全球历史上第一个完全开放的金融体系,也和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完全脱离。

  任何人只要可以接入互联网,无论身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可以挖矿、购买、出售以及兑换比特币。在这个过程中,不会受到任何国家央行和金融机构的限制(至少目前是如此)。对黑客们以及信奉互联网开放精神的人来说,比特币的这种分散独立性正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脱离国家、地域以及行业限制的世界性虚拟金融体系。

  自由、保值、开放、去中心化,比特币的这几大特性,让其成为了黑客们最理想的金融乌托邦基石。 因此,比特币也受到他们的极力推崇与推广,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内在全球日益普及,并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得到现实世界接受。

  随着比特币的急剧增值,参与比特币造币、交易、流通过程的人数也如滚雪球一般呈现现象级扩大,参与到这个。有直接购买计算机挖矿造币的,有购买比特币希望投机盈利的,有打造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目前全球已经有有10000多家实体商家接收比特币,甚至有了比特币ATM机,黑客们可以用比特币购买食品、产品、服务甚至是房子,也可以直接兑换为美元等现实货币。

  冒险家乐园

  作为比特币这一历史里程碑的缔造者,中本聪却如同一个鬼魅般,只出现在虚拟的网络论坛中。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他最后一次在网上出现也是三年前的事情。似乎这个可能的日本人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在2008年打造了比特币的基础架构,然后又第一批挖矿造出了大量比特币,之后就消失在计算机网络背后。

  或许,这个中本聪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创造比特币又从中牟利的神秘组织。原因很简单,按照他创建的比特币挖矿原理,比特币的数量是固定的,而且随着参与挖矿的人数越来越多,造币过程会变得越来越艰难。举例来说,如果2009年电脑成功“挖矿”可以获得50枚比特币,那么现在的奖赏就只有25枚,而2016年的成果只剩下12.5枚。

  现在全球电脑造出来的比特币共有1200万枚,而按照中本聪设定的比特币玩法,全球总共只能拥有2100万枚比特币。换句话说,越早参与这个游戏的人,就可以拿到越多的比特币。而后来的人除非疯狂投入计算机硬件进行挖矿,否则永远不可能再拥有比他们更多的比特币。

  而作为比特币的创造者,有理由相信,中本聪(本人或者是一个组织)以及最初的参与者和拥护者已经积聚了数量庞大的比特币。有报道称,中本聪自己就已经拥有超过百万比特币。单是按照目前的价值,中本聪已经凭借着比特币成为了亿万富翁。如果比特币的炒作泡沫继续下去,中本聪和比特币最初缔造者们的财富只会如滚雪球一般疯狂增长。

  实际上,从比特币这种机制中获利最多的人,就是比特币创造者中本聪以及他最初的那些拥护者,例如比特币基金会(Bitcoin Foundation)等机构。从这个方面来说,比特币和现实货币已经没有差别,都完全失去了公平的意义,或许这也是黑客与极客所不愿看到的情形。如果一种货币被高度集中,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那流通的功能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单单创造比特币是远远不够的。作为一种货币,要进入市场流通,具有自己的价值,就必须获得国家机构的担保(如纸币),要么像黄金一样作为贵金属具有实际价值。而比特币本身是一种电脑运算的结果,由于其是跨国界的、不受监管的、全开放的世界虚拟货币,因此也不可能得到具体国家央行的担保。

  比特币的价值,仅仅在于有多少人相信并愿意参与这个游戏。听起来,这个价值认同原理非常类似于传销组织或者“庞氏骗局”:只要有越来越多人参与比特币的造币、流通以及交易过程,那么比特币的价值就会因为其通货紧缩性质而越来越高,而最初的参与者或者上线发展者,就会随着比特币的增值而越来越富有。

  比特币的造币过程需要进行大量的电脑运算,需要投入高性能的电脑硬件,消耗巨大规模的电量。但如果比特币的价值不被认可,这些造币过程的投入也就一文不值。简单的说,用挖矿机去开采黄金,可以带来巨大的回报,但如果开采出来的是废石料,前期投入再多也没有任何价值。

  正因为比特币的价值在于投资者的信心,所以一旦传出比特币监管前景的传言,或者其他利好与利空消息,其价值就会急剧波动。今年4月19日,比特币的价值在半个小时之内暴跌了一半,从900美元狂跌到650美元。  比特币的实际价值波动,比任何资本市场都要疯狂。这样的特性,让比特币几乎不可能成为一种基准货币,更不可能承担起货币应有的职责;而比特币交易的参与者也必须承担巨大的风险,极易成为庄家投机炒作的牺牲品。

 疯狂的炒作

2a5cbbc12

比特币从2011年初到现在的走势

  比特币的实际价值如何?实际上,在比特币首次开始交易的时候,这种虚拟货币价值甚至只有3美分。而在2011年之前,比特币最高只值20美分,中本聪等比特币的创造者和最早拥护者挖矿和积攒着大量的比特币,但却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曾经有人拿着1万个比特币去换了一个价值10美元的披萨饼,这就是当时社会对比特币认可的价值。

  而在2011年到2013年的这两年时间,比特币的交易价值始终没有超过20美元,绝大多数时间都在10美元下方。在今年之前,比特币更像是一种黑客和互联网圈人士内部的一场游戏或者一个实验。诸多极客是抱着见证未来、参与历史的单纯心理,进入到这一场游戏;反正参与成本也并不高。

  但一切都在今年改变了。在今年前11个月间,比特币的价值从13美元一路飙升至到现在的850美元左右;三年之内更是涨了两万倍。是什么发生了变化,让一种虚拟货币的价值如此疯狂飙升?

  正如之前所说,比特币的价值并没有实际的担保,完全在于这场游戏参与者的信心。比特币本身更像是一个符号,参与者真正投资的是有多少人会继续涌入这个越来越大的局,继续相信数量有限的比特币会成为未来的现实货币,相信奇货可居的比特币的价值会越来越高。

  今年以来,在媒体的不断推广和风险资本的不断涌入下,越来越多的投机者开始进入这个极易被操纵的比特币交易市场。虽然比特币作为开放金融体系的虚拟货币,承载着互联网“乌托邦”的象征意义,但人性与资本的贪婪开始让这种未来货币变得逐渐失去了开放、自由与公平的黑客精神,变成了一种投机炒作的工具。

  这样剧烈波动的交易曲线的背后,更是热钱的涌入和炒作,尤其是中国地区的疯狂炒作。中国地区比特币交易量急剧增长,很可能是近一轮比特币价格飙升的重要原因。今年以来中国地区热钱疯狂涌入,而金融市场的建设与扩容速度远远赶不上热钱的进入速度,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的热钱开始寻找任何可以进行炒作的、能够带来高回报的资产标的。即便没有比特币,这些热钱也会在其他领域进行投机炒作。

  比特币给中国玩家带来的是一个巨大的炒作市场,不仅可以买卖矿机进行造币和获利,更是通过炒作比特币进行谋利。从最近几周的情况来看,中国已经超越了世界其他国家,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地区,甚至占据了全球60%的交易。中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日交易量甚至突破10万比特币,日交易额超过2亿元人民币。

  失乐园阴谋

  按照中本聪制定的游戏规则,早期玩家积聚了巨额比特币,而后来者需要高性能的计算机,消耗大量的电量进行挖矿造币。但即便他们再努力,其收益也无法与前期参与者相比。在现实的游戏中,更多的普通网友已经基本没有耐心去挖矿比特币,他们只能以极高的价格购买,再希望能以更疯狂的价格出售,从比特币这辆脱轨的列车中获利。

  与比特币一样,比特币的交易市场目前也呈现出无序的增长,其背后则是更大的风险。不断有创业公司从风险投资那里筹集资金,打造缺乏公信力的交易平台。今年10月底,一个香港知名比特币交易网站GBL突然关闭,创始人带着交易用户的巨额资金潜逃。据不完全统计,受害者约有500人,损失金额超过2000万元。

  比特币的安全性也遭受着骇客们(以破坏谋利的黑客)不断增加的挑战。比特币的生产、存储与交易都是在计算机网络中进行,这整个过程都成为了骇客们的攻击目标。就在这个星期,欧洲最主要的比特币支付及免费在线钱包服务BIPS近期遭到了大规模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几天时间共有1295个比特币被盗,价值超过100万美元。

  由于比特币具有匿名流通性,因此也受到犯罪分子的青睐,成为从事各种犯罪行为的最佳选择。首个使用比特币的网络市场就是销售违禁药物的网站丝绸之路(Silk Road),这个网站对于比特币的发展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今年10月,美国政府在旧金山抓获了丝绸之路的幕后运营者罗斯·乌尔布里奇(Ross Ulbricht),缴获了他所持有价值上亿美元的15万枚比特币。

  实际上,丝绸之路的违禁药物交易额高达950万比特币,给该网站带来了63.3万比特币的佣金,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只查获了23%的非法收入。但是乌尔布里奇本人就还有60万比特币没有被查获。比特币的匿名特性给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取证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而最新发现显示,比特币之父中本聪和丝绸之路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比特币的交易双方都是匿名的,但FBI通过交易的诸多线索发现一个2009年1月16日注册的比特币账户(比特币问世一周后)的账号和丝绸之路有着基于比特币的资金往来。从这个账户的诸多特征来看,很可能是属于中本聪,或者比特币基金会的重要人物。

  一个叫Kuwabatake Sanjuro(貌似又是日本人)的人创建了一个众筹类的暗杀网站Assassination Market,由网络用户筹集出资暗杀诸多名人,而悬赏的就是比特币。遭到网友痛恨的名人包括臭名昭著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凯斯·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而目前悬赏最高的暗杀目标是对比特币持包容态度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

  这个网站使用了Tor匿名技术,可以有效阻止外界了解筹款用户以及创始人的信息。而比特币成为了买凶杀人的最佳悬赏。虽然这个暗杀网站或许只是一个恶意的玩笑,但可以想象,未来比特币会越来越多地成为此类买凶杀人的付款工具。

  在比特币越来越被犯罪分子滥用的情况下,美国监管部门对比特币还是抱着默许甚至是纵容的态度;这不得不令人感到困惑。实际上,现在在比特币交易中陷得最深却是中国。一旦比特币在高位崩盘,损失最为惨重的也会是在今年才高位接盘的中国投机者。

  如果要成为一种国际性交易货币,比特币就必须得到国家机构的价值支持,或者建立一个类似央行的监管规范机构。但这样一来,比特币就会失去自由、开放与去中心化的魅力,成为传统意义上的电子货币。那么,抱着互联网精神与理想的黑客与极客们,完全可以重新打造一个新的比特币体系,而现在比特币的价值甚至会有彻底坍塌的风险。

  贪婪永远是人类的天性。从荷兰“郁金香泡沫”到中国“普洱泡沫“,“兰花泡沫”到现代传销,古往今来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疯狂投机炒作的经典案例。比特币曾经是黑客们以互联网技术打造金融乌托邦的美好设想产物,但却因为巨大的利益,沦为疯狂炒作的标的,失去了原先自由、公平、开放的互联网精神。

  还在疯狂炒作比特币,等待未来高位抛售的中国炒家们,希望他们不会是最后的接盘者。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转载自 七行者博客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qxzxp.com/4146.html